逝景流年

无药可医的深度中二病患者

妄想映入无人之境

想问一下

占个tag水一发
有没有类似于野良神paro或者死神paro的叶蓝设定,有的话求推荐!...突然有了脑洞,不吐不快

ps:暗搓搓问一句,呃...有叶蓝的群么→_→

是来搞笑的...

刚刚翻lof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些全职账号卡的英文翻译,恶搞版的都非常有趣!大家的脑洞都超赞2333
不过等看到了正式(?)版本的翻译...呃,那些优美的诗词翻译成英文的效果...真·一言难尽
(那一堆名字里主要刺激到我的是蓝桥春雪blue bridge spring snow的翻译,看到的瞬间我就这个表情😳多好听的名字啊怎么能毁成这样嘤嘤嘤)
于是为了找一些看起来不那么惨不忍睹的翻译版本,英语渣默默拿起了百度翻译【...

蓝桥春雪,“蓝桥春雪君归日,秦岭秋风我去时”引自白居易。按原文翻译来看,蓝桥是陕西省蓝田县蓝溪上的桥,诗里代指蓝桥驿;春雪主要用来点出元九归来的时间段,春日,细雪。比起后半句,前半句的气氛偏向轻松明朗。
嗯,感觉自己做了个高中古诗词鉴赏...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😂顶多让我盯着“君归日”这莫名有搞事气息的三个字发呆。
反正这么一套理解下来,我脑海里的画面类似于“snowy bridge in spring”加上吹起来点雪花的小东风啊映在雪花上的阳光啊...等等,不对,给我等一下,喂,

喂喂喂“蓝”呢,哪儿去了?😂
于是,我十分敷衍的加了个blue,之后对着“snowy blue bridge in spring”这个一言难尽的译名发了更久的呆

之后我放弃了,我决定好好学习,努力应对地狱般的考试周,但我发现摸鱼的手根!本!停不下来!
于是我将罪恶之手伸向了“一叶之秋”
......
信我,真的是罪恶之手,看到这名字我第一反应就是“a fall in fall”啦“a leafのfall”啦这种语法语义通通不对英语老师要追着打我的版本,还有“a leaf♡fall”啦“a leaf囍fall”啦这种极其魔性的衍生版,还有一个“叶修の秋天”这幸好没得逞的版本

最后正经一些的我弄出了个“a leaf in the autumn”,然后忽视了语法变成了“the autumn in a leaf”,又变成了“autumn on the first leaf”
呃...不知道语法对不对,反正我莫名喜欢这个译法,好啦快复习去吧!

......然后我又查起了“一叶知秋”的译法...最后弄了个“by a leaf fall,realize an autumn come”
...说好的账号卡呢?你这是纯摸鱼了吧喂!

所以,弄了这么半天,我只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
...我的英语知识啊,大概全都还给老师了
翻译这种“信达雅”的东西真的好难啊...既要符合原意又要尽量意译而且读着还不能太饶舌,真的要给翻译大手们点100个赞!


ps:你说考试又不考英语,那么多逻辑电路等着你复习呢,你怎么还在沉迷摸鱼啊,唉这孩子没救了
期末考前摸鱼...实在是太刺激了

它..他就是个段子(下)

2.7
我的天啊,再懒下去这篇绝对会被我坑了...先发出来一段督促一下自己
一直特别想写战斗,但文笔有限实在有心无力,所以只能先略过大场面写个意思(无奈.jpg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两人的战斗异常的惨烈。
夜叉斗起来那股狠劲自不必说,这青坊主也不是什么善茬,但从局面上看觉醒了的夜叉明显处于上风。

几个回合下来,青坊主头上的斗笠早就掉了,身上也多了不少淌血的伤口。所幸他血厚,仗着速度的优势躲开了好几次致命攻击。
相比之下,夜叉没那么狼狈,但他被青坊主护体的佛光折磨得够呛,同时还中了好几道要命的符咒(他从哪儿学的这些),浑身上下没有一块不是疼的。
青坊主疲于应战,夜叉反而越战越勇,速度也有加快的趋势。

——这么下去局势对我不利,不能再拖了,要想个办法速战速决!
——啊啊啊啊啊,这和尚血怎么这么厚,他身上的佛光也太碍事了!可恶,根本杀不死他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打斗过程中青坊主被夜叉一叉子扫到了断墙上,碎屑从墙上“哗啦啦”的向下掉落。
整个佛庙被他们的争斗毁的七零八落,但青坊主暂时没时间惋惜这个。
他被墙灰呛得咳了几声,嘴里顿时弥漫出一股浓郁的铁锈味。撑在地上的手忽然压到了质感温润的物事 。
——这是枚强力的灭妖符,危急时刻可以用它保命。
思及此,他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东西。

一个呼吸间恶鬼已近至眼前。青坊主已经体力不支,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夜叉掐着脖子拎了起来。
夜叉明显已经打烦了,连戏弄手下败将的心思都没有,直接拿起三叉戟往青坊主身上招呼。青坊主逆着戟的方向,以最快的速度将手中的东西丢了过去。
霎时间金光大盛,行凶的夜叉直接被符咒打倒在地不省人事,手中的三叉戟在青坊主身上划出一道深且长的伤口。
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青坊主靠着墙壁稳了一稳,终是没能敌过失血的晕眩,完全失去了意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夜叉视角,ooc注意)
火这东西本大爷再熟悉不过,但在燃烧的火光里醒过来还是第一次。
火势很大,不用过多久就会烧过来,但作为水属性的妖怪处理这点小事根本是小菜一碟。我捡起武器从地上站起来,顿时感觉头重脚轻——对了,本大爷还没找那石头算账呢。
那家伙果然在墙根处躺着,一旁掉着他的禅杖,我一脚踢走了它,把那佛妖勾着衣领子拎了起来。
呵,把他扔进火堆里吧,或者戏弄两下再杀也不错...等一下,哈哈哈哈真是有趣!
这家伙挣扎着醒了过来,看起来还有点茫然,这时候把他丢进火里绝对能听到惨叫声,不过我现在不急着烧死他。
我把他拎起来使劲晃了晃他,“喂,醒没?”
“你这孽障咳咳...”得,一开口就骂我,呛着了活该。
石头果然是石头,真是迟钝的不行,本大爷决定好心点拨一下他。
“我说,你到现在都没发现么?”我扫了一眼他长得落地的头发和脸上身上暴涨的妖纹“作为佛妖的你,竟然完全妖化了!哈哈哈哈,真是天大的讽刺!我现在在你身上可感受不到任何佛力,只有扑面而来的妖气!你现在可是只真正的妖了。”
呵,原来就算看起来冷冰冰的家伙也会露出这种绝望的神色啊,很好。
“整天念着佛的你就这么被你口中的佛抛弃了,喂,当妖怪的感受如何啊!”
啊,这家伙在瞪着我呢。
“佛曰八苦...你现在是怨憎会,还是求不得?”
虽然我最讨厌有来无回的对话,不过看他的反应也着实有趣。
后背能感受到火的炙烤感,火已经波及到这边了么?我犹豫了一下,把他扔在了原地转过身走了。

——本大爷不怕他攻击,妖化没结束之前的妖是最脆弱的,况且禅杖被我扔得那么远,谅他也打不到我。
留人一命不是本大爷的风格,不过以后看着这佛妖在尘世里痛苦挣扎也不失为一种乐趣,而且,刚刚那抹恐惧的神色真是赏心悦目啊!
至于能不能活下来,那就看这家伙的本事了。
说起来,平日里看石头看惯了,这妖怪活生生站在我面前说话的感觉还是蛮新鲜的。

比较可气的是本大爷没有得意太久,在我准备发大招灭火的时候,我才发现这小子封了我大部分的妖力,看到脖子上的那枚绿勾玉我瞬间气得爆炸。
死家伙竟然还留着这么一手?
不过本大爷怎么可能被区区一个符咒限制住!我用残余的妖力在火中清出一条道路,姑且离开了那座山。
(视角结束)
至于夜叉发现自己之后几乎一点妖力都使不出来,并表示无法理解当时没杀了那家伙的自己,就都是后话了。
这青坊主也是命大,夜叉走后不久山里下了场大雨,火势稍稍被抑制住了,青坊主趁着这个空当拄着禅杖磕磕绊绊的下了山。

(初遇线 end)

2.8
ps:其实...这片段没完结...
一个简单的片段被我写的又臭又长...我可以说写这篇文的初衷就是为了玩勾玉梗么?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一个已经被当做废稿的场景,不开森...
我更文非常乱来,能看到这儿的大家真的是辛苦了
感谢红心蓝手和评论,比一个大大的心(´▽`ʃƪ)

这是一个yys夜叉x青坊主的安利群,欢迎夜青同好来玩✧٩(ˊωˋ*)و✧
群号577382094
进群需要稍微验证一下身份,是关于对夜青看法的问题,期待大家的精彩答案~
(其实问题答案是仅群主可见,如果是像我一样语死早的小伙伴实在表达不出来...不妨试着写“群主最帅”“给群主递欧气”“祝抽到夜叉青坊主”之类的Y(^_^)Y )

呃,既然是群宣好像还得说点什么...
说点什么......
太太们有粮么.jpg(pia飞)

by 一位语死早的潜水人士

突然想写的段子

想写一个现代paro的,夜青初H后早上的小(?)片段...之前那个和这个都要拖到11号以后...郁卒
虽然说今天脑补了一个小时,说真的感觉就像看连续剧x...但是文笔太废,肯定写不出来那种感觉,而且一下笔就控制不了剧情,好心塞orz...
现在满脑子都是散着米白中长发,穿着蓝绿色晨袍,内搭白色翻领睡衣,戴着金丝框眼镜的青坊主...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他戴金丝框眼镜,我这审美也是很迷
呃...怎么写着写着变成青坊主专场了...

它..它就是个段子(中)

2.1
时间过得太久了,这篇文前后风格变化会很大...上中篇我会找时间重写一下。

嘛...拖这么久大概没人看了吧orz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们先来说说这位青坊主吧。
其实这位并不像夜叉想的那样,是从佛像直接化的妖怪,他是从游历的僧人堕落为妖的,出现在这个偏僻的破庙里也纯属偶然。
那时候他大彻大悟,破戒伏魔,手上沾了无数恶鬼的鲜血,也终于招来了杀身之灾。许多或找来寻仇或看热闹的妖怪们把他团团围在半山腰上,准备置他于死地。
也是他命大,竟在那场苦战中活了下来。但就算是个僧人,他也毕竟是人,在那般绝望的境地中,求生欲和杀欲抑制不住的从内心涌出。
最终,那份向善的信念和对恶行的厌恶,成为了他由人化妖最关键的引子。
名曰“执念”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恶战结束后,站在血泊中的妖僧已无处可去。毕竟他现在这个样子,人类不会接受他,他也不可能任凭自己加入妖的行列。但他刚刚化妖,佛力减弱,妖力熹微,无论被谁发现都是桩麻烦事。幸运的是,他最终发现了这山里的破落庙宇,自此便呆了下去。
他仍然每日诵经,但是自身化妖后他再也没有走到佛像面前,一次都没有过。
不是他不尊敬佛。袈裟染血,禅杖伏魔,众生没渡成,倒是连他自身都成了妖物,实在是愧对佛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向冷清的佛庙这天来了不少人。
“村里头来了只恶鬼,每天跑到我家店里抢酒喝。这恶鬼据说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之前那些屠村的事就是他干的...佛祖保佑,请收了这妖孽吧!”

“那恶鬼赤角獠牙,面目凶恶...”

“今天看见一个红头发的大哥哥!拎着酒坛就往山上走。我想偷偷跟过来看看但是妈妈不让,说他是恶鬼什么的..虽然他表情有点凶凶的 但是我觉得他‘本大爷本大爷’的口癖好酷哦!所以我就偷偷溜到这边来了,佛祖保佑,让我遇到那个小哥哥吧!”
红发赤角獠牙,面目可憎,凶暴残忍,本大爷的口癖..
青坊主默默整理了一下听到的内容,然后出来好好教训了一下那个毛孩子。
至于之后那孩子被青坊主送回家,然后市井坊间开始流传“佛祖显灵”这件事,就不细说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之后一段日子,具体是多长时间青坊主没有算——他的时间概念本就非常模糊——总之,从那个孩子之后,再没有人前来拜过佛。
但是从感受到的气息来看,那恶鬼暂时没对山下那个村子出手。
大意大意,看来是我这妖的样貌吓到了村民。
此时他浑然不知造成此种情况的罪魁祸首,那个恶鬼大爷,正在庙顶上过的滋润无比。
虽然已是妖身,但也不能任凭山下人挨这恶鬼造的无妄之灾,等力量恢复便去会一会这恶鬼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恶鬼在一个下雨天兀自跑到庙里来了。
他先感觉到庙里来了个妖力强大的妖怪,之后迅速意识到他便是那世人口中的恶鬼。
彼时他力量还未恢复完全,加上那妖怪的确有点本事,青坊主便没有轻举妄动。
“本大爷是夜叉,倒是你,你是哪个佛?”
“非佛,吾乃青坊主。”
暂且静观其变罢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...有点吵。
那名唤夜叉的恶鬼好像把他当成了石佛化的妖怪,几乎每天都跑过来呆在庙里,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的。
“喂,你个佛像化的妖怪也会念经啊。”
“...算了,你们这些出家人说的东西,本大爷一句也听不懂!”

“这村子里的酒是真的不错,不过大概比不上那传说中的神酒吧!喂,知道酒吞童子么?据说他原先是个僧人..”
听阴阳师说过,他是大江山的鬼王..说起这个做什么?

“你叫什么名字来着?啧,罢了..我说石头,你还没化形啊?”
“...”
“你还真跟个石头似的!本来以为能找点乐子,还是把这石像砸了..”
“你..莫要造次!”
“哈哈哈哈,烧杀抢掠但凭我意,你管不着!”
这妖怪到底想干什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因为怕夜叉一个心血来潮砸了石佛,之后青坊主也偶尔回答一些夜叉的问题。
“喂石头,这桌上摆的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?”
“香,灯,花,水,果。香为信香,灯表示光明智慧,花表示因,水表示清净心,果表示圆满。”
“嘁,这佛桌上不是除了花果什么都没有嘛..供佛还真是麻烦。”
另青坊主讶异不已的是,夜叉下一次来的时候把所有缺的东西都拿了过来。
他把那些东西“乓啷”一声一股脑丢在了桌子上。
“喏,你的供品我放这儿了,有了东西是不是化形就能快一点?”
“...不要胡闹,供品不是你那么扔的。”
“你这石头,本大爷好不容易拿上来的,你还得寸进尺了!”
“住手,佛门..”
“佛门清净不可造次是吧,你成天就那几句车轱辘话!你不烦,我听着都烦了!”
“...”
“行,本大爷不砸了,喝不喝酒?”又是乒呤咣啷的响动,想也知道他这是准备找个容器——
“那水杯乃是供佛的物事,不是拿来给你盛酒的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青坊主的劝诱下,夜叉很快就学会了供佛的那一套。虽然每次的手法实在是粗暴了些,而且只是插根香换个花果(...)。但对于青坊主来说,能劝动一只妖拜佛,这已经是传教这么长时间以来相当成功的一次了。
这夜叉如此有悟性,也许可以试着渡化他而不是杀灭他?青坊主如此想到。

“ ‘戒嗔戒痴,避色避贪..我佛慈悲?’哈哈哈哈!”恶鬼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佛庙里,“我说石头,你不会在想着渡化本大爷吧!”
“你如此有悟性,为何不可?”
“嘁,我跟你口中那些佛不太对路子。至于悟性,你在说礼佛?哼..以前多少看过流程,学起来当然快。”
果然..恶鬼终究是恶鬼么。青坊主默默攥紧了手中的禅杖。
“既然没有敬佛之意,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?”
“还不是觉得你有趣,想看你化个形出来。我说供品都齐了,你什么时候出来?每天对着这个大石像说话很别扭啊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说你,这破庙还没呆够么?”
听到这句话,青坊主愣了一下。
据说夜叉要是厌倦了一个地方,不把它毁个干净不会善罢甘休。思及此,他开始给早就布下的结界输送力量——布阵的法术还是从京都的安倍晴明那儿学来的,没想到有一天能派上用场。

“既然成了精,化形也是轻而易举的吧,你就不出去看看?”
等阵法完成后,整个佛庙都会被封入结界,但布阵需要一些时间,现在需要拖这恶鬼一下。

“出去又如何?以这妖化的身躯渡世间之恶?”
话说出口就无法收回,青坊主着实被自己的口无遮拦吓到。这个问题一直是他心中的死结,却被他无意识抛给了即将变成死敌的夜叉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两人间的交谈变得如此自然,以致于说出肺腑之言也变成了习惯。

“什么佛不佛妖不妖的,你们这些家伙成天这问题那问题的烦不烦。想干什么便去干,普渡众生是吧?又没有哪里规定这活妖就不能干。”
他这是在..开解我?
“不过,你这种管闲事的家伙真真烦人就是了。”
结界已经布好,青坊主默默扶着斗笠站了起来,手中的禅杖哗啦一声轻响。
“你要去做什么?”

“哈,你还真是敏锐,”夜叉停顿了片刻,“本大爷差点忘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我在这里呆够了,是时候出去好好玩乐一番了哈哈哈哈!”
一场大战无法避免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一心向佛,潜心向善。然时逢乱世,鬼魅横行,动乱频发。小僧劝诫无果,只得以恶制恶,以杀止杀。
如今小僧已堕为妖魔,愧对佛祖。愿以残破之身扫除众生业障,还佛门以清净,还世间以和平。
贫僧失礼了。

TBC

抱歉...我又没写完otz

1.17更新
感谢给我点红心蓝手关注我的小伙伴!最近比较忙(其实是玩疯了咳咳)暂时没顾上更新..这篇文能得到这么多关注真的是!感谢大家!等我忙过这两天一定把之后想写的那段写出来..

它..它就是个段子(上)

ooc预警(重要)
我觉得我心目中的夜叉有点二傻二傻的otz

“喂,听说了么?那个红发恶鬼最近来村子里了!”

“何止是听说啊,前两天买酒的时候还被我遇上了!那妖怪二话不说,上来就抢酒。得亏那小老板是个聪明人,给了坛好酒把他打发走了。不然按照那些传言这村子不直接就遭灾了!但那妖怪酒喝好了也赖在村子里了,这可如何是好啊。”

“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。哎,听说前两天山顶那个破庙佛祖显灵了,要不过去拜上一拜,说不定能有用呢。”

————
那村里人口中的红发恶鬼——夜叉,此时正在寻觅喝酒的好去处。
喝酒嘛,就算没有个酒友,美景也总是要的。
没过多久,夜叉很快在山顶上找到了他的“好去处”。
“哈,这破庙顶上的景色不错嘛!”
————
自此夜叉过了几天快活日子,有酒就喝没酒就下山拿。虽然村里人想来这庙里拜拜佛,却苦于被这恶鬼鸠占了鹊巢,根本没人敢靠近庙宇一步。
山里的气候诡谲多变,一日这恶鬼正好好喝着酒,大雨哗的下了个倾盆,兜头兜脸浇了他一身,直接浇灭了他喝酒的兴致。他心下不爽,只得从屋顶上跳下来进庙里避雨。
说实在的,他是真不喜欢佛庙。阴暗沉闷不说,还总有一群烦人的和尚说着一堆听不懂的话。关键是他们个个有佛光护体,也奈何不了他们。所幸这庙里冷冷清清没有人在——
“汝是何人?”
哪儿来的人?他环顾一下四周,并没有看见其他活物。
这声音是从佛像那边传来的,也就是说..
他饶有兴趣的放下了酒坛,“呦,佛像成精了?本大爷还真是头一次见。”
对面并没有回应他。
他直接靠着庙门坐在地上,武器往旁边一扔“本大爷是夜叉,倒是你,你是哪个佛?”
“非佛,吾乃青坊主。”
“哦对,成精的佛像不就是妖嘛。喝酒么?”
“...”
“切,我就知道。”
————
从那天开始,夜叉就跟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似的成天往庙里钻。一开始,村里人看不见山上的夜叉,以为他已经离开了,还没等高兴呢,过几天这妖又来了。不过,这次除了酒以外,还要了点祭佛的供品。
“愣着干什么?你们难道没有?”
“有有有!有!大爷,大爷您息怒啊!”
村里的人因为这件事议论纷纷,我们先按下不表。
————
“我说你啊,这破庙还没呆够么?”
这位夜叉大爷现在呆这破庙和呆自己家一样,进门先放个供品点根香插上,再打开酒坛的酒封喝酒。
“既然成了精,化形也是轻而易举的吧,你就不出去看看?”
“以这妖化的身躯?”
“什么佛不佛妖不妖的,你们这些家伙成天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烦不烦。”夜叉吸溜了一口酒,“想干什么便去干,普渡众生是吧?又没有哪里规定这活妖就不能干。”他从坛子里倒干了最后一点酒底,抹了抹嘴拿起武器站起身来往外走,“不过你这种管闲事的家伙真真烦人就是了。”
“你要去做什么?”
“哈,你还真是敏锐。”夜叉回头看着石像,金色的妖瞳在昏暗的庙内微微闪着光,“本大爷差点忘了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我在这里呆够了,是时候出去好好玩乐一番了哈哈哈哈!”
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
不过这一次,夜叉没能顺利踏出庙门,他在朝庙外走的时候被像结界一样的东西挡了一下。
他转过头冷冷的看了那佛像一眼,然后诧异的瞧见从佛像后面走出个戴着斗笠拿着禅杖的僧人。
这个气息..是那佛像变成的妖怪?怎么跟佛像的样子差了那么多?
还没等他回过味来,那妖僧一道符咒直逼面门。他啧了一声,避开符咒照着那妖僧捅了一叉,两人战在了一处。
————
(tbc)
我以为会写的短一些的...果然是太天真了。因为后续算是青坊主的角度,我就先分开发了...

天凉好个秋

暂定“天凉好个秋”吧(随便起的)
虽然想写夜青...青坊主的部分需要的字数已经相当于写传记了,我还是放弃吧orz

楔子(青行灯视角)
00
——那是一个阴沉的暴雨天
01
第一滴雨从天空坠下时,那个戴着斗笠的僧人正默立于一大片血泊中。
离近一些的大概会看到横陈一地的妖尸,还有他身上那些斑驳的,有些干涸的血痕。不过很明显,以他为中心的区域已经不存在任何活物了。

——啊啦,你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?也对,语言相对于画面还是苍白了一点。
——刚刚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,而现在那些妖怪都已经死了。
——被站在那里的破戒僧人,等一下,现在不应该这么唤他。
——那些肆意妄为为非作歹的妖怪呀...都被那只站在那里的大妖怪给杀死了。

仿佛是察觉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,血泊中的人终于有了动作。他抬起残留着血渍的手扶了扶斗笠,另一只手擎着同样沾血的禅杖慢慢走远了。
03
——啊啦,我想起来了,那家伙是青坊主。
——他不是在西方极乐世界呆的好好的,怎么现如今出现在这儿,还落魄成这番模样。
——看来这又是另一个有趣的故事了。


大雨倾盆,天色已晚。在如此恶劣的天气里,山顶那个冷清的破庙却迎来了客人。
那人头戴斗笠,手持禅杖,身穿青衣,在大雨的刷洗下从头到脚被浇了个透。虽然身上都湿哒哒的向下滴水,但他好像并没有进去避雨的打算。
说来也奇怪,明明是如此偏僻冷清的庙宇,里面却被收拾的十分干净。庙里供奉着一尊石佛,供佛台上燃烛香炉供品一应俱全。佛坛的正前方放着一个跪拜用的干净蒲包,而旁边是一只有些旧了的木鱼。
一切就像是专门为了即将到来的谁而准备的一样。
但此时此刻,最符合身份的那个人却迟迟没有踏入殿中,走到他一直尊奉的佛前敲他的木鱼。


青坊主最后还是进去了。
他压下斗笠的边沿,横拿着禅杖,跨过门前的高门槛后用略微急促的步伐走到了佛像背后坐下,期间甚至没有看那个佛像一眼。
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摘下了斗笠,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整个身子都在发抖。
...之前袈裟染血,现在又堕落为妖的人已经没有资格在佛像前静坐礼佛了。

我常谓世人道,心不动则无苦无痛。
世人谓我曰,动乱之中安能独善其身。
我有意渡世人。他人谓我曰,你生于佛门,未入俗世,何谈救济。然一旦入世,出则难于登天。
为证己禅心,悟法负青灯,破戒济苍生。

但在那恶战之间,我之所想却为“我舍身渡世,然何人渡我”,有了欲求,堕妖之事不过旦夕。
终是我禅心不坚,引得心魔滋生。时之将至,归入凡世,自此与佛无缘。

终(青行灯视角)
——啊啦,又是个有趣的故事吧,我这方面的直觉还是很准的。
——如今鬼魅横行,白骨遍野,终是青坊主这等虔诚修道的佛也迷失在滚滚红尘之间
——这个故事还没完结哦。我从别处听说,那佛祖之所以放他下来,是因为他在这世间还有未断的缘分。
——虽然青坊主这个人很无聊,但是他的故事着实有趣,而且看这个样子我还有机会见证故事的高潮。
——我会继续写下去的,你且看下去吧。

下面是碎碎念部分
~灯姐的传记我没看orz如果性格偏离了...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○| ̄|_
~二那部分借鉴了一些传记里的原话,掺杂了一些自己编的东西...看着大概很怪,语文能力早就还给老师了
~本来是想写夜青夜cp的,但是下笔之后就成这样了...我大概是下意识喜欢青坊主?这样..喂我说妖僧,你过来一下..(跪地抱大腿)来我寮里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(一禅杖打晕)
~为什么破庙这么干净..私心脑的是独眼小僧收拾出来的,那天下雨他不在
~至于供的是哪尊佛→_→没想好,不过要是一目连的话是不是很多传记都能联系到一块了2333..算了我还是不搞事了
~@花落知卿意 我我我我我...我终于写了点东西出来("▔□▔)
~呃,弱弱问一句,有同好么..

碎碎念(私心占个tag)

突然感觉,阴阳师手游同人和狂野情人paro相性很高?

晴明——白狐,博雅——黑豹,神乐——赤狐?
式神的话..妖狐是狐狸,大天狗就是天狗,荒川是鱼...
狂野情人paro再加上转世成人的梗...意外的带感..

→_→自言自语←_←

想给自己一个每天写点什么的目标……不过
辣鸡设计毁我青春(눈_눈)啧
突然想到一个太中坑队友日常的其中一幕——太宰往中原的名贵红酒(特别是干红)里加很多糖,这样即使中原不讨厌甜食也会爆炸吧
ψ(`∇´)ψ
毕竟干红就是因为去掉了糖所以才会那么贵的,加了糖无异于直接贬损了酒的价值。

……我是不是太损了点

这么短的文字打上太中tag真的好么?